电商巨头亚马逊是如何成为庞然大物的

如今的亚马逊已经长成一个庞然大物,去年收入超过1,770亿美元,与联邦政府的关系也盘根错节。贝佐斯在华盛顿建立了全美最大的游说团队之一,规模超过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 XOM)和沃尔玛(WalMart Inc., WMT)等一众巨头。咨询公司GBH Insights称,亚马逊的云计算业务是主要的政府承包商,去年合同金额估计为15亿美元。而且亚马逊一直在努力推动修改法律,使政府雇员可以在亚马逊网站上购买更多自营商品。

在亚马逊遴选第二总部所在地的过程中,共有20个地区进入了最后一轮名单,其中有三个位于华盛顿地区,这意味著亚马逊有望成为首都圈社会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亚马逊估计,未来20年,第二总部将创造5万个就业岗位,带来超过50亿美元投资。

这种心态的改变也是亚马逊自身发展的写照,这家公司已经从一家不起眼的草创公司变身为美国最具影响力公司之一,其中许多业务都可能受到大力游说的影响,还有一些业务本身就把政府列为主要客户。

潜在回报也是显而易见的∶有人估计,目前美国政府每年在信息技术上的开销最高达到900亿美元。但与此同时,来自华盛顿竞争对手和政界(包括白宫)的潜在政治反弹也同样明显,在白宫看来,亚马逊的影响力太大了。

World Business[http://www.businessnews.cn/]消息,亚马逊与Alphabet Inc. (GOOG)麾下的谷歌(Google)、甲骨文公司(Oracle Co., ORCL)和微软(Microsoft Corp., MSFT)共同竞争利润丰厚的政府云计算服务合同,同时还与家得宝(Home Depot Inc., HD)、固安捷(W.W. Grainger Inc., GWW)等公司争夺办公用品等市场,并且与沃尔玛(Walmart, WMT)和eBay Inc. (EBAY)等企业就税收政策问题开战。

在美国政府内部,特朗普(Donald Trump)成了亚马逊的最大挑战之一。特朗普经常攻击贝佐斯和亚马逊,列出的罪状包括避税,迫使传统零售商倒闭,还有把美国邮政总局(U.S. Postal Service)当送货小弟。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最近指责亚马逊对待雇员的方式。亚马逊方面则通过国会领导人发起魅力攻势,向外界展示自己给普通民众带来的好处。

为了打赢舆论战,亚马逊招募了十多家游说公司近100名说客,在税务、贸易、政府采购、互联网政策、无人机监管、食品杂货行业规定、音乐授权等多方面展开游说,最近还增加了对食品券问题的游说攻势。

亚马逊去年在游说方面的开支达到1,300万美元,是五年前的五倍,紧追谷歌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 Inc.)等去年的游说开支大户。

与此同时,贝佐斯也在这一领域打造个人关系网,2013年拿出2.5亿美元的自有资金收购了华盛顿邮报公司(Washington Post Co.),人们偶尔会看到他出现在华盛顿邮报公司的办公室。今年1月,他参加了媒体、政界和企业精英俱乐部Alfalfa Club举办的正装晚宴,同时出席的还有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美国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国防部长马蒂斯(Jim Mattis)、盖茨(Bill Gates)、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罗姆尼(Mitt Romney)等人。

2016年,贝佐斯斥资2,300万美元购买了华盛顿特区Kalorama社区最大的住宅之一,这座面积约27,000平方英尺的建筑此前是一个纺织博物馆。奥巴马夫妇、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伊万卡夫妇也住在附近。贝佐斯正在装修这座房子,将设11间卧室、24间盥洗室、三个厨房、五座楼梯和两部电梯。

由贝佐斯私人拥有的火箭公司Blue Origin LLC最终希望赢得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简称NASA)和国防部的合同,向太空输送设备和宇航员。亚马逊还希望美国政府能批准其利用无人机远距离投递包裹,目前这类操作被政府禁止。

亚马逊对政府的魅力攻势始于10多年前,当时该公司致力于应对互联网公平规则和网购销售税相关问题。而该公司在这方面大展拳脚是在过去几年,也就是在政府更多使用价格较低的高效云计算服务的前后。云计算服务是远程服务器,可供机构租赁用于数据存储以及实现其他功能。

2012年总统选举期间,奥巴马连任竞选活动中使用的技术就来自亚马逊旗下云计算部门Amazon Web Services。选举结束后,一名亚马逊高管在博客文章中写道,使用亚马逊服务帮助竞选团队避免进行费用可能高达数千万美元的IT投资。大约在那前后,亚马逊赢得了从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简称CIA)到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等政府部门客户的合同。

顾问公司GBH Insights称,总的来说,预计2018年亚马逊与美国政府的云计算交易规模将增至28亿美元,2019年将增至46亿美元,而2015年还不到3亿美元。该部门约有10%的收入和利润来自这些政府合同。

去年,亚马逊试图推动政府通过一项规定,允许联邦雇员在线购买从清洁用品到瓶装水等多种商品,而不必通过常规的政府机构渠道购买。国会的一份初步草案引发了亚马逊竞争对手家得宝和固安捷等公司的反对,因为该草案声明,可以在不经其他公司竞标的情况下将合同授予“一个或多个在私营部门中被广泛使用”的在线零售商。

竞争对手将这称为“亚马逊修正案”并发起挑战。他们表示,这可能让亚马逊在数十亿美元的销售中获得近乎垄断的地位,同时抱怨没有举行国会听证并仔细研究后果。

由于反对之声巨大,参议院军事委员会(Armed Services Committee)举行了一次会议,让批评人士可以表达意见,这种情况非常少见。亚马逊竞争对手的游说人士轮流批评该措施。

议员们此后将提议的范围扩大,允许联邦雇员从多家在线零售商那里采购。目前仍在讨论最终的细节,该计划尚未启动。

无党派机构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收集的竞选活动融资数据显示,近些年亚马逊政治行动委员会的竞选捐赠增加。这一委员会由亚马逊的雇员提供资金,由公司管理。在今年的竞选活动中,该委员会捐赠了63.75万美元,一半流向民主党人士,一半流向共和党人士。该数字高于2016年的51.5万美元和2012年的17.95万美元,当时也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人士各获一半。

与此同时,披露信息显示,亚马逊用于游说团的资金上升。2015年,该公司公布向大约47个游说团提供了1万美元或更多资金。2017年向82个游说团提供资金,包括可帮助该公司应对共和党人士的倾保守派实体,如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和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亚马逊2015年还聘请曾担任奥巴马新闻秘书的Jay Carney作为公司事务高级副总裁。

大致在同一时间,当时还是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炮轰亚马逊,在推特发文称贝佐斯利用《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作为避税手段。贝佐斯回应说,他在Blue Origin的一艘火箭船上给特朗普留了个位置,还加上了“#sendDonaldtospace”(送特朗普上太空)的标签。

近月来,特朗普对贝佐斯的攻击有增无减,了解特朗普想法的知情人士称,原因之一是他认为贝佐斯利用《华盛顿邮报》批评他这个总统。《华盛顿邮报》出版人兼首席执行长Fred Ryan曾表示∶“暗示《华盛顿邮报》被用于促进贝佐斯的其它商业利益,这种说法荒谬可笑且居心叵测。”特朗普仍对该公司的在线零售业务耿耿于怀。接近特朗普的人士说,他和他在商业地产圈的朋友们认为,亚马逊摧毁了实体零售行业。

据eMarketer,去年,亚马逊在美国的总体零售额中占比约为4%,而在电商总体销售额中的占比约为43%。

在2016年10月的一次会议上,贝佐斯说他不应该开玩笑说把特朗普送到太空。他说,“这一试图让媒体闭嘴并且带有威胁报复意思的做法,他在一些情况下也做过,但很不合适。”

贝佐斯还说,特朗普的行为“侵蚀了我们民主政治的边缘”。贝佐斯通过一名亚马逊的发言人表示不予置评。

自从特朗普胜选以来,贝佐斯和其他亚马逊高管一直没有公开回应特朗普的推文。据了解他们想法的知情人士称,亚马逊高管们认为公开回应的话会引来更多关注。面对特朗普,亚马逊的策略是,如果有内容不准确的推文,就把正确信息直接告诉议员和记者。

一名了解亚马逊策略的知情人士称说∶“就算熊咬你的手臂,也不要去戳它,因为它可能会吃你的头。”

亚马逊公共政策副总裁Brian Huseman说∶“亚马逊对待本届政府的态度与对待历届政府一样,在一些对亚马逊服务客户和员工很重要的问题上,我们会分享自己的看法,并在有共识的领域共同努力。”

特朗普批评亚马逊利用美国邮政服务递送货物。据分析师估计,去年亚马逊在美国发出了价值逾10亿美元的快递包裹,其中约一半包裹由美国邮政配送。特朗普斥责称,亚马逊与美国邮政私下达成价格低廉的配送协议,并已下令对美国邮政服务与亚马逊的业务进行审查。

美国邮政目前处于亏损,但公开信息显示,与亚马逊和其他包裹托运人的协议给美国邮政带来净得益。美国邮政亏损的主要原因是普通邮件业务下滑以及其他问题。

不过,根据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分析师的计算,如果美国邮政每个包裹的运费上涨1美元,估计将给亚马逊增加18亿美元的成本。亚马逊去年在全球包裹运送上的开支为217.2亿美元,相当于该公司总收入的12%左右。

特朗普的一名发言人不予置评,但称《华尔街日报》可参考此前的评论。白宫此前曾表示,美国邮政总局的作用不是充当亚马逊的大规模分销系统。

特朗普经常在推文中抱怨亚马逊避税,这凸显了围绕各州是否应有权要求网络零售商代收销售税的争议。美国最高法院预计将于本月做出裁定的一桩诉讼,以及美国国会的相关法案,可能会在这方面赋予各州政府更多操作空间。虽然亚马逊直接向消费者销售很多产品,但独立商家也通过该网站销售产品。亚马逊对该公司自营商品代收消费税,但在大部分州,该公司并不替在其网站上经营的商家收取销售税。亚马逊已就实施一项统一的立法决议展开游说工作。

对亚马逊而言,一个更大的风险是,许多美国议员认为,该公司正成长为一家挤跨购物中心、零售网点并导致失业的电商。亚马逊正力争改变这种看法,目的是阻止可能对公司进行的反垄断审查。

如果到访亚马逊位于美国国会山大厦附近的分支机构,会看到该公司前台放置了一块大型互动式美国地图,地图上显示了该公司在各州创造的工作岗位数量。亚马逊的网站宣称∶“在过去五年中,亚马逊每天在美国创造的工作岗位超过125个,这些员工的工作地点既包括订单执行中心也包括公司办公室,我们光在美国就投资了超过1,000亿美元。”

去年,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Mike Lee在犹他州西班牙福克进行了一次徒步旅行,与当地企业主见面并讨论了互联网和网络零售的影响。随后,他与犹他州公司Power Practical的联合创始人Caleb Light进行了交谈。

Light向Lee表示,因为产品在零售店卖不动,他的公司之前差点关门。但与亚马逊签署了独家经销协议后,公司销售额增长。Light的公司主要生产使用热能为设备充电的发电机。

Light受亚马逊管理人士的邀请参加了这次活动,该活动是亚马逊在华盛顿的行业团体The Internet Association组织的。Lee担任参议院下属反垄断委员会的主席,该委员会对反垄断监管机构具有影响力。

尽管亚马逊作出了努力,但桑德斯上个月仍将目标对准了贝佐斯,发布了一段描述贝佐斯拥有巨额财富的视频。桑德斯在这段视频中称∶“因为工资太低,数以千计的亚马逊员工不得不依赖食品券、联邦政府为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和公共住房过活。”

亚马逊向桑德斯发了两条推文,称过去一年该公司创造了超过130,000个全职就业岗位,并称为其仓库员工提供了良好的薪酬和福利。

亚马逊表示∶“请把我们的薪酬中值和福利与其他零售商进行比较。”该公司还邀请桑德斯参观亚马逊的一间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