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与印度打下一场贸易战吗?

在铺天盖地的美中贸易战消息中,人们可能忽略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美国与亚洲另一个新兴大国的低强度贸易冲突也在发酵。冲突始自一年前,当时美国取消了印度的特殊低关税地位,理由是印度歧视美国公司。印度的回应是将之前威胁要对美国钢铁产品加征的关税付诸实施。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将于下周出访印度,届时或与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达成某种休战协议。但根本矛盾料继续存在,因为导致美印冲突的缘由与引发美中贸易战的背后原因非常相似。

本质上,莫迪在寻求复制中国得以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成功模式,即欢迎外国投资,同时为印度公司在国内市场提供更多保护。印度当前也在与特朗普发生冲撞,因为特朗普决心要惩罚在他看来是在利用美国的任何国家。

印度的保护主义倾向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印度第一任总理、印度国民大会党(Indian National Congress)领袖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把社会主义和进口替代视为该国发展和自给自足的关键。20世纪90年代初的一场外汇危机引发了一波自由化浪潮,推动了21世纪头十年印度经济的快速增长,期间无论是印度国民大会党还是由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牵头的执政联盟都没有改变这一自由化趋势。然而,广泛的监管、许可证、国家对银行等关键行业的控制,以及反复无常的决策继续阻碍创业和投资。

莫迪2014年凭借“最小化政府、最大化治理”理念带领印度人民党重新掌权,他承诺要改变上述状况。莫迪2018年曾借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发言为全球化辩护,抗击“保护主义势力”。

在印度国内,莫迪带来了一些重要改变,比如简化破产程序、精简全国性销售税体系。

但在对外政策方面,莫迪领导下的印度重新走上了保护主义之路。在2018年和今年的预算案中,莫迪政府提高了许多产品的关税。2018年,印度实施的“最惠国”关税平均水平升至17%,是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中最高的国家之一。

在去年有关外国贸易壁垒的报告中,美国贸易代表抱怨称,莫迪的“印度制造”计划和对外贸易政策,加上已有的国家制造业政策,在国防、电子、医疗、信息通信和清洁能源产品方面强加了本地内容和技术转让要求。新的规则和拟议中的规则将要求印度客户的个人数据、云计算提供商在印度生成的数据、以及某些通信网关在印度本地存储。总部位于瑞士的贸易监督组织全球贸易预警(Global Trade Alert)估计,目前印度超过一半的进口受到了2008年以来实施的至少三项有害措施的影响。

莫迪政府也一直不愿意参与多边贸易协定。2016年,印度在一项旨在降低进口关税壁垒的WTO协定谈判上拖延。去年秋天,出于对中国商品大量涌入的担忧,印度退出了区域全面经济夥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简称RCEP)。为抵消其影响,印度转而寻求更多的双边贸易协定。

莫迪绝不应被视为西方风格的自由主义者。印度经济记者Swaminathan Aiyar在2018年为Cato Institute撰写的一篇评论文章中称,与其他本能地支持商业、支持全球化的右翼党派不同,印度人民党希望保护作为该党拥趸的小型企业和贸易商,避免它们与大型企业进行公开竞争。他写道∶“印度人民党的目标是在公共和私营部门都打造成功的本国企业,为这些企业提供对抗外国竞争对手的政府支持。”

印度人民党现在秉持的保护主义观点已经与该党过去以实现自给自足为目标的典型理念不同。Aiyar写道∶莫迪寻求的是为印度制造业在全球供应链争取一席之地。

莫迪实施了引进外国投资的政策,希望这些投资能帮助提高国内生产能力,这与中国的做法很像。前莫迪政府经济顾问、哈佛大学现任讲师Arvind Subramanian称∶“中国模式在印度获得强烈认同。印度认为,他们能打造成功的本国企业,我们为什厶不采取同样的做法?”

但是,莫迪面临著中国没遇到过的障碍。首先是印度的法规,例如,大公司在雇佣、解雇和购地等问题上面临的法规要比小公司繁重得多。Subramanian说∶“要想做大并获得规模是非常困难的。”他说∶“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你就永远不可能成为制造和出口大国。”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Subramanian与一位合著者指出,印度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比例的峰值远低于中国,这是“过早去工业化”的表现。